梁冬霓‖梅县有条街!它从久远年代来,宁静时光里,离市井很远.

2019-11-07 17:46:59作者:匿名

专栏:文鹏

裤裆街(散文)

它没有在斜阳下的绿色石板路,也没有绿色的砖墙,而是木制的门窗、灰色的屋檐和瓷砖,看看它,你就会知道它已经从很久以前就摇摇晃晃了。缓慢而安静的时间似乎离市场几百米远。

在明清时期,它就已经存在了。它叫做帕特森街。商店众多,街道繁荣。新中国成立后,旧街相继更名,这条街改为新生路。由于道路狭窄,大厅对面的邻居在晾衣服时都把竹竿伸到阳台上。抬头一看,各种夹克、裙子、裤子、内衣、内裤等都招摇地漂浮在空中。阳光下,有一点平静和戏谑。因此,在当地居民的口中,它有一个公共裤裆街不能接受的名字。

这是我在家乡梅县松口古镇住了将近20年的老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从父母那里得知,自从我们祖父的叔叔那一代人搬出农村后,他们就一直在这里租房子住。过去,我们家和叔叔家、祖父母以及总共十个人一起住在这栋三层楼的房子里。奶奶还养了两只猪,它们很拥挤,但是又温暖又活泼。几乎每个家庭都有这么多人住在一起。这里的房子相互连接。邻居来来去去。孩子们打电话给朋友,家人有事要做,整条街都知道。......

穿过一条长长的历史隧道,这条古老的街道似乎已经习惯了岁月的磨难。这条街每个雨季都会被洪水袭击。镇政府的收音机一响,每个家庭都急忙把一楼的东西搬到二楼或三楼。浑浊的洪水汹涌澎湃,成年人焦虑不安,但我年轻时很兴奋。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拿起小凳子,拿着脸盆、牙杯、牙刷和其他小东西。我们高兴地在楼上楼下跑来跑去,直到洪水淹没了半堵墙,一楼被黑水淹没。我们在楼梯上大叫。听到回答后,我们有点害怕荒凉,诚实地爬上了二楼。当断水断电时,我喜欢拿着手电筒在阳台上四处照,试图发现顽皮的鱼跳出水面。有时有月光,有时有乌云。邻居可以在阳台上自由交谈,互相安慰。或者爬上屋顶唱葡萄酒。幸运的是,洪水没有持续太久。两三天后,我们全力打扫了满是泥浆的房子。

住在这条街上的孩子们出奇地勤奋。梅县位于广东东部山区。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信奉的原则是“阅读是唯一的出路”。因此,所有在这条街上长大的孩子都应该记住“一切都是劣等的,只有阅读是高尚的”。大多数孩子在素质和学习上都很优秀。我还记得三楼的墙上挂着我的奖状,书桌上方挂着一幅字画“梅花香来自严寒”。书桌上,郁郁葱葱的竹子旁有一块莹润的石头,上面写着“不出土就有节日,凌云依旧谦虚”。这是我的座右铭。

晚上,我经常通过木梯爬到二楼的瓷砖表面,坐在角落里看厨房烟囱冒出的白烟和夕阳的余辉。炊烟袅袅升起,一个接一个地升到路边的屋顶上,然后在风中轻轻飘向天空。夕阳西下,鸟儿掠过街道。整条街就像黄昏中的一首诗,我跟着这首诗的节奏,在一盆向日葵里洒下无数的幻想。......

在我们这一代,大多数人去其他地方学习和工作。这条街变得越来越荒凉。如今,街上的大多数居民都搬走了,只留下几户人家。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国外工作,我的父母也离开了这里。其他国家的人经常梦见裤裆街,但总是模糊不清。十多年后,我又来到这里,像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看着几件挂在天空的衣服,保持着裤裆街孤独的特点。

然而,我再也不能踏进我的旧家了。墙上斑驳的苔藓见证了历史的变迁,也记得每堵墙为我们四代人提供风雨庇护的坚韧。一扇破旧的木门把我和过去以及我在这个房间里的一切联系了起来。只有阳台上自愿死去的蜘蛛兰花,在风雨中仍呈现绿色。

我们面面相觑,整条街的外墙都在剥落。时间越来越长,但记忆越来越清晰。墙角的草无声无息地生长,没有嘈杂世界的干扰。它仍然是那个时代和那个方式,但没有原来的人。“窗外的雨,你回来了,沉醉在你家乡的斜月里”,我的心唱着“回到我的家乡”。我终于知道,不管这条街有多古老,多破旧,它总是存在于我的梦里,因为这个叫做“裤裆街”的地方铭记着我快乐无忧的过去,藏着我的一缕灵魂。

(文鹏是一个以散文为基础的共享平台,向全世界的中国人开放,供作者和读者向前推进。它的“作家”专栏征集全国各地的优秀贡献。外国的贡献,无论出版与否,都可以采用。编辑部门奖励100元,因为当月阅读了6500次。请投票赞成每份草案。提交邮箱:2469239598@qq.com,不到1600字。请注明非合同作者的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完整的银行账户名称和账号。)

◆中山日报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兰·梁云

◆第三次审判:魏丽君

◆来源:《中山日报》

© Copyright 2018-2019 ddcscuba.com 大则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