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守战友34年 妻子陪伴他34年

2019-10-28 12:22:35作者:匿名

资料来源:《中国西部都市报》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天路70年”专题报道组

来自新疆尼勒克县

9月20日,新疆尼勒克县冬天前已经下了第二场雪。孙李沁折断了手指,开始准备“猫冬”食物。米粉油、土豆、卷心菜、青椒和红辣椒...必须做好准备。

天山渡口公路的冬天天气不好,但在这里住了34年后,她已经习惯了。

穿越天山南北的渡口公路被称为中国最美的公路。

孙李沁的丈夫陈桂军为了在尼勒克县乔玛烈士陵园修建杜库高速公路而牺牲战友的故事早已流传到大江南北。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陈桂军“触摸中国十大人物”和“国家模范退役士兵”的荣誉背后,孙李沁的陪伴和保护是不可或缺的。

也许,有这样一句话可以概括:

乔玛太小了,只能放下一组墓碑。

乔玛很大,大到足以支撑一个女人不公正和勇敢的一生...

花了九年时间杀死了168名官兵。

1980年,严冬。

来自吉林松原的16岁女孩孙李沁辍学,和母亲在街上卖卷心菜。这时,她不知道4600公里外的新疆天山有一个人的生命,这与她的命运息息相关。

又下了一场大雪,修建杜(紫山)Ku(车)高速公路的一个工程队的1500多名官兵被困在天山深处。零下30摄氏度,没有联系,也没有食物。

21岁的新兵陈桂军被命令带着郑林舒、罗强和他的战友陈魏星下山,他们带着狼手枪和20多个馒头。

下雪刮风,寒冷缺氧。走了两天后,四个人达到了身体极限,又迷路了。

馒头,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班长郑林舒命令新兵陈桂军吃饭,一定要去山脚下找一支大军。

陈桂军含泪吃馒头后不久,郑林淑和罗强相继倒下。

在他去世之前,郑林淑委托陈桂军将来有空的时候去看望他的父母。

含泪埋葬了班长和副班长,陈桂军和陈魏星继续前行。迷路了,两个人从悬崖上摔了下来。幸运的是,几个牧民经过并救了他们。直到那时,大军才知道1500多名官兵被困在天山深处。

经过4年的医院治疗,陈桂军退休回家,留下了永久性残疾。

复员前一年,杜库公路通车。

这条562公里长的公路始于1974年,于1983年竣工。在这九年里,成千上万的官兵在这里战斗,其中168人死于雪崩和泥石流,数千人受伤。

回到辽宁老家后,陈桂军成了电影放映员。这时,孙李沁刚满20岁,在收费站工作。

陈桂军偶然遇见了孙李沁的哥哥。听完陈桂军的故事后,我哥哥决定把我妹妹介绍给他。

1984年,孙李沁和陈桂军举行了婚礼。

据说已经三年了,但我不能想走就走。

1985年冬天,陈桂军放映了一部名为《天邢珊》的电影。读完之后,他突然哭了起来。

他想起了班长郑林舒和副班长罗强,并想起了郑林舒的最后一句话。然而,他不知道郑林舒家乡的地址,旧军队也从渡口公路撤退并对其进行了重组。当时,他找不到任何信息。

“李沁,让我和你讨论一些事情。”晚上,陈桂军试图表达自己的想法:去班长去世的地方,观察坟墓三年,报答他的好意。

这时,他的儿子陈小红才8个月大。离开意味着陈桂军将失去工作,他的家人将失去生计来源。

经过一整夜的思考,孙李沁决定支持她的丈夫:“你是我的男人,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

几天后,两人抱着儿子出发了。

火车很慢,花了八九天时间。公共汽车也很慢,又花了6天时间。当三口之家到达位于天山北麓的新源县图尔根镇时,雪覆盖了四周,寒风凛冽。面对荒凉的山脉和安静的墓地,孙李沁茫然不知所措。

三年了!怎么做?

放下铺盖卷,陈桂军开始砍倒树枝,编织墙壁,孙李沁夷平了土地。那天晚上,三口之家睡在编织袋店的地板上,第一个晚上都在发抖。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将继续建造简单的房子和购买必需品。为了让妻子和孩子晚上暖和起来,陈桂军买了一把锄头,在山脚下挖了两个洞。

白天,这家人在分支房间做饭。饭后,他们去墓地清理泥土。

不适应天山的气候,半个月后,孙李沁和他的儿子陈小红都病了。他们带来的钱很快就用光了。

陈桂军的腿残废了,他不能做重活。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孙李沁拎着儿子和口袋出去捡废品。一便士只能卖五个塑料瓶,有时一周一美元也卖不出去。

没办法,孙李沁不得不帮助附近的居民挖土豆,挖山脊,挣一美元五十美分。挖几天,赶快去买面粉。

三年过去了。出发的日子就要到了!

前天晚上,孙李沁迫不及待地收拾行李。陈桂军一言不发,埋着头,抽着闷烟。

第二天早上,陈桂军磨蹭起来,洗了洗脸,一瘸一拐地走到班长的坟前坐下。

孙李沁知道她的丈夫不会离开。

陈桂军坐了几分钟,突然哭了,怎么也不能接受。

孙李沁也哭了。

她知道如果她这样离开,她的丈夫会难过一辈子。她擦去眼泪,拉起陈桂军说:“再留一年。”

陈桂军流着泪笑了。晚上,孙李沁又偷偷哭了。

多次表示离婚,擦干眼泪,陪着

为了留下,生活必须继续。

在房子附近,陈桂军和孙李沁留出一小块土地,种植蔬菜。

在工作日,孙李沁和她的儿子继续捡垃圾,做零工。在最困难的时候,5岁的陈小红也和妈妈一起去挖土豆。“儿子太小了,一天下来连半个山脊都挖不出来。别人可怜他,给他50美分。”回忆过去,孙李沁不禁热泪盈眶。

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仍然没有找到班长家乡的消息。看着丈夫的表情,孙李沁决定再保留一年。

一年。

又一年。

二女儿陈小妹出生了。陈小红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但是陈桂军仍然不愿意离开。他带着家人搬到几十公里外的那拉提镇。

直到那时,陈桂军的同志们才知道这对夫妇已经在天山守墓六年多了。新源县的几个同志偶尔送他们一些衣服和食物。

然而,日子并没有改善多少。

一天早上,想起多年的艰辛,孙李沁忍不住要求与陈桂军离婚。“人家嫁给男人,就得吃喝穿。我嫁了个男人,没吃没穿,还得挣钱养活你……”

陈桂军和孙李沁吵了一架,但他们俩都控制不住自己。"说什么最残忍,说什么最残忍?"

婚姻不以离婚告终。但是那一年,太阳李沁的头发更白了。

陈桂军觉得他欠妻子太多了。从那天起,他再也没有和孙李沁吵过架。他尽力在家里做他能做的一切。

需要多长时间?我退休后不会离开。

2001年,长子陈小红17岁参军。每隔几个月,陈小红就会把军队发放的补贴和津贴汇回家。

日子不像以前那么艰难了。

我的女儿陈小妹和我的小儿子陈小刚在学业上总是名列前茅,这让孙李沁非常欣慰。

2008年,尼勒克县相关部门在乔马(一个小地名)筑路烈士陵园旁修建了一座纪念馆。相关部门找到了陈桂军和孙李沁,希望他们能从奈良提镇搬来当翻译,并解决他们的城市户口和工资问题。

守墓24年后,陈桂军和他的妻子终于拿到了工资和“身份”。

2013年,陈桂军被评为“中国十大搬家公司”。2019年,他还被命名为“国家模范退役士兵”。

几年后,我女儿参军并成为一个家庭。第三个从大学毕业并找到了一份工作。大哥陈小红换了工作,回到独山子地区工作。他结婚生子了。一个大家庭生活越来越幸福。

作为评论员,陈桂军有时一天要解释30多次,甚至忽略了午餐。孙李沁不得不尽力做好物流服务。有时她的丈夫真的很忙,她不得不解释。

去年,我女儿陈小妹从北京回来探亲。当她看到父母忙得不可开交时,她哭了。

我妈妈喜欢吃馒头。四天来,陈小妹哪儿也没去,在厨房里蒸馒头。"我蒸了满满一冰箱馒头,然后在外面放了一个大袋子."

每年十月之后,都库高速公路将会关闭。下雪到1.5米厚。七个月来,陈桂军和他的妻子将留在乔马,他们会感到非常孤独。

孩子们,孙小姐,孙小姐,李沁去河边散步,捡小石头。

需要多长时间?

孙李沁不知道。但是她和她的丈夫已经同意,即使她退休,她也不会离开乔玛。

9月20日早上7点,乔马尔烈士陵园一片寂静,只有喀什河的声音在流淌。

2013年,杜库高速公路完成了最新的全长改造,路面由搓板路改为沥青路。今年60岁的陈桂军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精力充沛了。

谁来拿棍子?陈小红曾是一名士兵,于2013年参加了渡口公路的改造。他坚决决定让他父亲退休,让我来做!

父亲将退休,儿子将接过指挥棒。

修路

父亲是第一批,儿子是第二批。

陈桂军是渡口的第一代筑路工人,而他的大儿子陈小红成为第二代筑路工人。

陈小红和父母从辽宁老家来到新疆时才8个月大。

2001年,陈小红17岁。在父亲的鼓励下,他参军了。

2008年,杜库公路得到重建,陈小红被转移到公路上参与建设。

"我和我的同志们只是负责乔马附近的道路建设."陈小红回忆说,当时,他的父母已经从新源县搬到乔马烈士陵园。

看守

父母坚持了34年,儿子决定接管。

2013年,渡口公路重建完成。2014年,陈小红退休后在克拉玛依独山子地区公路局工作。

当时,陈小红的新家在伊犁州伊宁市。坐火车从独山子回家只需要3个小时。每个周末和假期,他都会回去和他的妻子和儿子团聚。

与乔玛的父母相比,他们一年只能见几次面。每年10月大雪封山后,渡口公路要到次年5月才能通车。作为长子,陈小红觉得有点亏欠父母。

杜库公路因其美丽的风景而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公路。每年开放季节,它都会吸引大量游客。

2018年春节,陈桂军给陈小红和他的小儿子陈小刚打电话,并举行了一次家庭会议。

陈桂军下了一道“命令”:三个孩子,其中第二个是女儿,嫁到了北京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大儿子和三儿子都在新疆工作。必须有人回来接管并守卫坟墓。

父亲的命令是毫无疑问的。

陈小红想了很久,认为他是老大,他弟弟最近才加入这项工作,所以他决定接手。

2018年8月,陈小红从独山子调到尼勒克县,并向上级提出申请。他来到乔玛烈士陵园,从一名停车场服务员开始。

声音

如果你选择回报善良,即使它很困难,你也必须坚持。

陈小红说几乎没有周末,每天都有游客来参观墓地。

我父亲已经60岁了。他在修路时因为腿部疾病而无法站立很长时间。大多数时候,他不得不代替父亲解释。

此外,当有许多游客时,他还负责安全和指挥交通。“但幸运的是,我妻子是一名教师。她每年暑假和寒假都会带孩子来帮忙。”

当儿子选择接任时,孙李沁既高兴又难过。

令人高兴的是,长子终于又能陪他了。可悲的是,我儿子在这里,我媳妇一个人在伊宁。作为婆婆,我感到抱歉。

“唉……”孙李沁叹了口气,“没有办法了。这就是我们家的方式。既然我们已经选择了回报,即使有困难,我们也会坚持下去。”

© Copyright 2018-2019 ddcscuba.com 大则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